今天是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学艺术 >> 乡土散文 >> 内容阅读

天边的牛

九龙池风光系列散文之三 2011-10-04 17:01:15 来源: 作者:陈可爱 编辑:陈立新

  天边的牛

 

  人迹罕至的高山旷野,一望无际,渺渺茫茫,天地相接,大自然是那样的伟岸,天、地、人浑然一体,仿如混沌。这样的境界里人是渺小的,世事的纷争是渺小的,身处这样的天地间,人无法自信,无法把握自己。人被抛到了时空之外,那么渺小,那么渺小,宛如一缕清风,仿佛根本不存在。

  直到绝顶,才知道运气不佳,山顶下起了南方高寒山区独有的雾雨,那轮喷薄欲出的朝日今天是难得一见了。

  正叹息间,薄雾微明的天际缓缓拉开了帷幕,一片硕大的蔚蓝席卷而来,眨眼就弥漫了整个东方的天空,那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蔚蓝,一片纯粹的蔚蓝,一片纯洁的蔚蓝,让人心颤的蔚蓝,让人震慑的蔚蓝,我呆呆地望着那片无垠的蔚蓝色,屏住了呼吸,久久不能动弹。蔚蓝色的天幕下,广阔无垠的嫩黄牧草坡地如巨幅山水画卷次第展开,草地连绵起伏,直通天际那片蔚蓝。

  随着天光的徐徐亮起,蔚蓝天际的起伏黛色山梁上忽然像有波涛涌动,如蚁如蝼,我迅速架起相机,立即拉近距离,平缓而曲折的山梁上,隐隐一线如戈壁沙漠的驼队,一眨眼,那驼队就如波如涌,直冲我涌来……先是三五头,七八头,继而几十上百头黄牛成群结队,朝着相机镜头滚滚而来!我仿佛听到了那庞大的牛群粗重的喘息声!想想看,成百上千的黄牛成群,在蔚蓝色天幕下那起伏的山梁上缓缓移动的剪影,想想那狂奔撒欢的庞大牛群直愣愣地朝你冲过来,当是怎样的情形!

  我怔住了,一时不知道如何应对,稍一犹豫,我突然如有神助,一跃而起,端起相机也直愣愣迎着牛群冲上去,手中的相机犹如一挺机枪,直朝牛群扫射:拉远,推近,抓拍,俯拍,仰拍,那野性的牛群反而怔住了。片刻,奇迹发生了,牛们竟无师自通为我摆起了各种姿态:忽儿仰天长啸,忽儿俯首低吟,忽儿公牛母牛亲热狎昵;忽儿成百上千的牛群结队狂奔撒欢,踏得缓坡上浅草飞溅。

  直拍得相机无电,人也累了,一屁股坐在草甸子上,沉浸在兴奋里。而牛们组成一个巨大的圆圈将我围在当中,然后悄悄缩小包围圈,当我从兴奋中醒来,才突然发现我被巨大的牛群团团包围了!

  一头高大的金黄色公牛像一位不可一世的寨主,踱着方步,喘着粗气,率先走上前来,瞪着傻呆呆的大眼睛逼住我,似乎在说,哪一部分的?!又像在说,交出相机来看看,究竟把我们拍成了什么?!

  我这才惊奇地发现,九龙池的牛与平地的牛相比自有不同之处,九龙池的牛不胖不瘦,或黄或红或白或黑白花纹相间,但一律浑身光滑如缎,油抹水光,蹄不沾泥,鼻孔未见穿凿的痕迹,肩膀上没有磨损的硬茧,浑身上下竟无一处人工的痕迹!

  我慢慢地爬起来,讨好般地接近那头高大威猛,浑身金黄如缎的公牛,试探着摸摸它的驼峰,轻轻挠挠它的颈项,抚摩它的犄角,好一会,它才放下那不可一世的威严,与我温存起来,最后一动不动任我抚摸,还用脸颊来蹭我的裤脚,用长长的卷舌温柔地舔我的手臂,甚至仰起温驯的大眼睛与我对视交流。

  我感动了,我的眼前突然闪现出早年村里的那头老牛,那是一头全村最帅气最能干的黄牛,它活了十八年,却在那些泥深没膝的稻田里,拉着那张弯弓犁辛勤劳作了整整十六年,终年的劳累磨损了它的肩膀,擦坏了它的蹄脚,累跨了它的身体,毁了它的容颜,瘦成皮包骨头,最后累死在六月汪汪的大忙季节里。它是工间休息时到崖边觅食,由于腿脚发软跌到崖下摔死的,临死时它哭了,全村男女老少都哭了,老队长嚎啕大哭紧紧搂着它的脖子不放,决定把它埋掉,但最终仍被饥肠辘辘的村民分食了。

  可以说中国农民的命运与牛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。随着中国的农耕文明逐渐蜕变,牛的命运也悄悄发生了变化,短短几十年,很多优秀的农民也由过去那种只懂三担牛屎六箢箕的“蛮农”,一跃而成主导商界风云的企业家了。

  而眼下九龙池的牛哦,它们是那么自信而狂放,真是一群智慧、洒脱、幸福而快乐的牛啊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九龙池的牛群虽然无人看守,却是有主人的,是多个主人的牛放归大山一起群养。牛们终年自由生活在群山之中,主人需要时才来找一头两头牛下山去,平时就一任牛们于山野天地间自由放任,谈情说爱,生长繁殖。一年过去,主人们才结伴上山搞一次“牛口普查”,每年都会多出好几十头,主人们谁也认不出那些新生的牛崽是谁家的。当然,人不知道,母牛们却知道,母牛属谁,牛崽便属谁,九龙池的牛群纯属母系社会,遇上不认识的新牛崽,主人们也无须争吵,他们摸索出一套“认亲”的方式——将母牛赶到新牛崽跟前,新牛崽狂暴的眼神就温驯了,行为就乖巧了,它们认识自己的母亲!

  与牛们分别时,我竟有些依依不舍,站在远远的山头上,我忽然情不自禁地发一声长啸:哟——呵……呵……呵——不料,所有牛竟像听到将军的号令,一齐发出三声仰天长啸,“哞,哞,哞——”然后一律回头朝我致意!

  上了更远的山头,我模糊地望见九龙池一片莽莽苍苍,风吹草低,漫山遍野的牛群在那天地相接的地方又排成了整齐的一线,如大漠的驼队,久久地才消失的山梁后面,消失在蔚蓝色的云天里了!

分享到:0
相关新闻
新闻推荐
图片新闻
热点新闻
精彩视频
友情链接: 红网(总站) 安化人大网 安化政府网 安化政协网 安化组织网 安化廉政网 安化政务网 安化黑茶网 安化天气网 安化劳保网 安化教育网 安化慈善网 安化统计网 安化商务网 网址大全 益阳在线 安化新闻网 神州茶网 安化县茶业协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