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

人人妻人人日人人干

  • 未知
  • 状态:更新至第6集

所有人都知道当红实力派小生林现的女朋友有个小金库,里面全是一颗颗闪闪发光的金豆子,只有林现知道那些都是他家心肝儿的眼泪。“林现,听说你们相恋的时候叶小姐还没成年?” 林现瞪了一眼八卦的记者,看向身边的小女人有口难言。他家心肝儿说不定都上千岁!

热播国产动漫

  • 更新至03集
  • 共40集,完结
  • 更新至46集
  • 超清
  • 完结
  • 超清高清中字
  • 超清
  • 32集全
  • 超清
  • 超清

人人妻人人日人人干 热门推荐

 胤祯篇[1]康熙三十八年七月二十五日,十三哥的额娘薨逝,他在延禧宫整整呆了三天,若不是皇阿玛下旨,恐怕他仍会继续在里面枯坐着,任谁都拉不出来。自那以后,他整日魂不守舍,眼底流淌着掩饰不去的落寞与悲恸,不搭理任何人,只是将自己冰封在一方天地之中,兀自舔舐着伤口。我几次欲上前安慰,可是却找不到借口,只得远远的望着他,看着他孤寂的身影被夕阳的余晖吞噬,在浓浓的黑夜中,孤站至天明。其实,他的苦痛,我完全可以理解。这是每一个生在皇家人的悲哀,这是作为皇子要付出的代价。八哥的额娘身份卑微,不但不能时常看望额娘,而且自幼便受人欺侮,甚至一些较为得宠的太监,都敢在他面前冷嘲热讽,言语奚落。但是现在不同了,八哥被封了贝勒,处事圆润,很得皇阿玛赏识,也有了自己的门人。他对任何人都是微笑的,和煦的,可是我却知道,那不过是一张面具,一个紫禁城中生活必不可少的东西。比起八哥,人人都说我受尽了宠爱,额娘是得势的妃子,自幼对我就很是宠爱,嘘寒问暖,皇阿玛也很是疼爱我,语言亲切。然而有谁知道我的苦闷,我唯一的亲哥哥待我,却总是隔着冰霜,终日不见笑颜,他眼底的冷淡,日渐将我崇拜的心打落谷底。我开始害怕见他,怕他查问我的功课,但又期盼他可以关注我,像关照十三哥一般。小时候,十三哥性格软弱,受了委屈也不会说出,但是却甚是聪明伶俐,皇阿玛便让四哥教导十三哥学习算术,好似从那个时候起,他们两人的身影便绑在了一起。四哥会暖暖的看着十三哥,细心的教导他,听他说着开怀的事,偶尔还会附和着大笑。好几次,我跑到他身边,对他说些乐子,想要博他一笑,却被他蹙起的眉头吓退了脚步,四哥总是沉着脸,让我功课多用心,不要再想其他有的没的。我多想跑到他身边大喊:四哥,你是我的亲哥哥,为何总是对我这般冷漠严肃,我到底哪点做得不如十三哥?渐渐的,随着年龄的增长,幼时的那些想法也随诸东去,我不再一心铺在他的关注上面,我也学会了掩饰,用高贵的身份,骄傲的态度告诉任何人,我是大清朝的皇十四子,我,不会依靠任何人。不知从何时起,我和八哥的关系却日渐亲厚。在我伤心忧虑时,他总会来到我身边,告诉我很多朝中之事,向我讲述应该怎样为人处事。慢慢的,我开始喜欢呆在他身边,来弥补内心深处那永远无法愈合的裂缝。[2]自从上次十三哥出宫回来之后,总会一个人莫名的发呆,偶尔还会失笑出声,要不就是一个人,盯着手中的什么物件,唇角噙着柔柔的笑。他时常落寞孤寂的眼底,也仿佛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力量。对他的改变,我很开心,但是,也更加疑惑,想要探寻。这天,皇阿玛出了几道题,限我们明日之内务必交出答案。午后,我跑到十三哥的处所,却听下边人说他到四哥府上了,心里顿时闷闷的。顺着长长的宫道往回走,却碰上了九哥十哥。于是我便跟着他们,来到八哥府上。这时,八哥的管家上报说,刚刚在大街上好像看到了十三哥,被一个面容俊俏的男子拉着,在大街上疯跑、玩闹,碰到街边的小吃摊,坐下便吃,丝毫没有形象可言。八哥皱着眉头想了很久,挥挥手,兀自端起了茶杯。九哥不屑的轻哼一声,眼里闪过漠视和轻忽,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嘲笑。他不是去四哥府上了么?怎么会和一个男子拉拉扯扯?四哥最讨厌不懂规矩的人了,所以那个人,一定不是四哥府上的。在他们眼中,或许这只是一个乐子,可是,却让我好奇起来,想要探寻十三哥改变的秘密。第二日,皇阿玛检查功课,连学识最为渊博的三哥,也只是比我们多算出了两道,皇阿玛的眉头一直紧紧的皱着,看着我们交上的题目。忽然,他大笑起来,眼底全是得意与欣慰。原来,十三哥竟然将所有问题都解答出来,方法简便,而且不止一种。看着皇阿玛亲和的和十三哥谈话,心底忽然酸酸的,难道连皇阿玛也不待见我了么?我永远忘不了,那日十三哥骄傲的眉眼中掩饰不去的柔情,而这,也迫使我更加好奇他身后的秘密。冷风习习,我一个人站在天桥,看着往来的路人,心中一阵气短。该死的,竟然跟丢了十三哥!闲来无事,便径自逛起了天桥。正巧看到了九哥的古玩铺子,想也没想的迈了进去。粉色的衣衫,皓齿明眸,顾盼之间全是一种妩媚柔和之美,可眼中却流露出一种似焰火般的骄傲。晶亮的双眸在看清我后,羞赧一闪而逝,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面容,然而她两颊上火烧般的红云,却泄露了她的女儿心思。正是那一次出宫,我认识了她——舒舒觉罗氏若含,员外郎明德之女。自那以后,我也懒得理睬十三哥的秘密,经常出宫到明德家,带着若含一起骑马奔驰。虽然若含的脾气骄纵,但是她偶尔流露出的小女儿般的娇羞,却让我的心里荣升了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满足。我喜欢她的目光,崇拜中带着掩饰不去的爱慕,好似我的存在,即是她的天地。那样的目光,令我心情莫名的上扬!我从没想过,对她的感觉是什么!因为,我是皇子,只要是我想要的,向皇阿玛禀明就好,又何须挂心?[3]转眼之间,已是选秀的时候。这几天,十三哥明显黯淡了很多,眼中似蒙着淡淡的雾色,望不真切,只是常常拿着一个手掌大小的精致木雕,沉思出神。我曾趁十三哥不注意,上前看过,那是一个女子,体态潇洒,神采奕奕却又不失女子的柔和,眼睛就像是藩国敬奉的水晶琉璃一般,晶莹剔透。这个木雕的主人是谁?有着这般轻灵的眼眸?秀女进宫学规矩,九哥、十哥说是要去看看,顺便见见我说的若含。我们一行三人便来到了她们学习规矩的地方。一阵通报过后,听到若含的声音,我便径直走了过去,懒得理睬身边的各色秀女。在我看来,她们都是一个样貌的,为的不过是争宠罢了。九哥在身后慢慢的踱着步子,仔细的瞧着,看得一个个姑娘家都红了脸,满面的娇羞。刚才是谁说不来着?怎么现在又自得的欣赏起来了?我心底暗暗吃笑。若含看到我,满脸的喜色,抿着嘴巴娇羞的看着我,我淡淡的轻笑,不自觉的放缓了神色,温柔的看着她。“等过些时候,我就让额娘要了你。”我说,看到她顿时溢满柔情的眸子。十哥上前,我们一阵寒暄,将若含介绍给他。忽然听闻身后一阵惊呼,我赶忙转过视线,却发现九哥怀里揽着一个女子。白皙的面孔,在阳光下闪着透明的神采,她直直的看着九哥,毫不掩饰。哼,又是一个借着手段想要往上爬的女子。不过她倒是找对了人,凭她的姿色,要是伺候好九哥,定能被要了过去。她行礼道谢,看着她顿时冷然的神情,我不禁微微一怔,她的侧脸,总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,却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。思索之间,不禁多看了几眼。十哥开口,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九哥打断。听着九哥问她话,我嘲讽的讥笑,目的总算达到了,不是么?这几日功课渐重,听说若含被分到了永和宫,我很是开心,便抽了一天去给额娘请安。一进门,便有一名陌生的女子给我请安,可能是同若含一起分来的吧。我拉着额娘寒暄着,逗得她不住的笑。不经意的瞥眸,却发现那个女子直直的看着四哥,而四哥竟没有恼怒,只是狠狠的瞪了她几眼,而后便看向一旁的十三哥。我不禁望向十三哥的方向,他此时的脸色,阴霾狂躁。而她却朝他略略的微笑,顿时便安抚了他。而后,那个宫女竟又自顾自的盯着四哥看,四哥神色略显不自在,不住的轻咳。我不禁皱眉,重新打量这名女子,却惊讶的发现,她不正是那天被九哥抱在怀里的女子?怎么,勾引不到九哥,她就换了目标么?额娘关切的问着四哥,他淡淡的回答,语气平淡,我看到额娘眼中一闪而过的无奈,便赶忙开口问到若含,希望转移她的注意力。额娘对四哥,不是没有爱,只是爱得太过忌怕,毕竟四哥生来便是由孝懿仁皇后抚养,直到她薨逝,才回到额娘身边。可是那时的四哥,早已变得冷漠,与额娘无法亲近。拉着额娘又说了几句,直到她开心的笑了,眼底不再落寞,我才起身去看若含,也听到了四哥、十三哥离开的声音。[4]有些时候,上天真的很奇怪,越不想看到谁,却越加不会顺你的意。在御花园品茶完毕,我和八哥、九哥、十哥几人沿着宫道缓缓的走着,不时计划着这次塞外之行的行程。还没拐过墙角,便听到四哥豪迈的笑声,我和八哥几人对看一眼,都掩饰不住的诧异,四哥从来不会如此笑的,而今天……我们不禁加快了步伐,想要看个真切。“四哥,什么事情那么开心?”十哥问道,我们都专注了心神,想要听听他的回答。“没什么,这丫头走路不小心绊了自己,摔了一跤而已。” 四哥如是说,我才注意到刚才请安的女子,原来又是她!不过,她此时的面孔,却真实了很多:微微扬起的头,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四哥,眼底迅速的变化,而四哥眼里的得意却是无法掩饰的。看来,他们的关系并不简单。九哥注意到她,情绪有些不稳,愠怒的捏着她的下巴,却换来她直接而无奈的目光。她脸上的神色,清晰的写着:十分不愿意看到我们。可是九哥的神色却愈加不自然,瞥了眼四哥后,重重的放开她。她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?她到底要做什么?如果说她只是为了寻找靠山,那么,四哥、九哥都可以,她已经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,吸引了他们的目光。可是现在,看着她眼中的自信与从容,我却产生了怀疑。她的眼睛太过熟悉,可是我却想不出来,在哪里看过。四哥倏地不悦,转身离去,可她仍然留在原地看着,没有一点做宫女的自觉,要不是四哥冷然的唤着她,恐怕她还想在这观望什么。看着她挺直的背影,坚定的步伐,我再一次迷惑了!闲来无事,决定到八哥的府上走走,过了门房,便径直朝着书房走去。还未到门口,便听到了十哥的大嗓门嚷嚷着,我失笑。……“十弟,她,或许会是他的软肋啊!”八哥语重心长的说道。“什么软肋?”我想也未想,推门而进,看到了书房内的八哥、十哥,却独独没有见到九哥。[5]才打完布库,一身尘土的给额娘请安,额娘便派她给我沐浴,我瞥了眼仍不自知的她,嘲讽一笑,她要的不就是几位阿哥的注目么?在偏殿等候着,浴盆都已准备好,却仍是不见她的踪影,心底的火苗不禁噌噌的上涨,气不打一处来。怪不得若含说她故作清高,我看丝毫不假。关门声传来,我原想奚落她一番,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。谁知,我等了半晌,却迟迟不见她上前服侍,不禁气不打一处来。“怎么着,还让爷教你不成?”转身,瞧着她兀自发呆的身影,我冷嘲着。低垂的眉眼,看不清神色。修长纤瘦的手指,透着隐隐的经络,圆润的指尖,轻颤着解着钮扣。“哼,你是怎么学的规矩,连这个都做不好!”不知为何,我忍不住出声讥讽。忙碌的手指有一瞬间的停滞,我以为她又会有何惊人之举,奈何,她却只是恭敬的退后一步,淡笑着福身谢罪,秀丽容颜上,没有一丝的委屈与不安。心底的火‘呼’的烧了起来,这一刻,我痛恨她脸上淡然的笑意,心底想的,只是打掉她脸上的笑容。“哼,手笨?难道连脑子也笨了不成?你不是才女嘛,怎么,这双细手只握得动笔杆,服侍不得人?”私下里曾听十三哥夸耀她,依我看来,也不过如此嘛!她想反抗,却只是被我抓的更紧。清亮的眼眸,愠怒一闪而过,却又在瞬间换上莫可奈何的脸色,“十四爷,再不洗水就凉了,您要是不满意奴婢,奴婢马上去娘娘跟前儿请罪,让娘娘换个利索的人来。”是啊,既然不想看到她,只需和额娘说一声便好,我却为何总想找她的麻烦?只因为九哥对她的不同,还是四哥、十三哥待她的特别?抑或是她清亮眸底见到自己时,闪过的冷淡与躲避?心底一惊,猛地将她推到一旁,不敢再想。轻柔的手劲在背上擦拭着,趴在桶壁,我侧头想要嘲讽她,却望着她的侧脸迟迟无法出声。抿紧的双唇,印着浅浅的齿印,凝紧的眉头不知为何,在瞬间放松,眼底隐着淡淡的笑意。细看之下,我不得不承认,她的确有魅惑主子的本事。这张脸,含笑时媚色倾城;垂眸时怜静温婉;愠怒时熠熠生辉;沉默时淡如微风。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,仿佛时间就已经静止。头上一紧,我瞬时拉回思绪,一把扯下头上不知名的物件,“喂,你在干嘛?”回头,想要狠狠的训斥她,却看到异常狼狈的她,忍不住大笑出声。这个完颜凌月,原来也不是时时都恭谨淡然啊!听着她压抑的声音细细的解释,我唇边的笑意却迟迟无法停止,只是让她随意的做罢了。……“九哥,看什么呢你?”勒住马匹,我转头唤着身后蓦然停住的九哥。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这路上的景色很是吸引人罢了!”九哥忽地低头,眼底闪过一抹忧色。我一怔,顺着他方才凝思的方向望去,那边,宫女乘坐的马车正缓缓驶过。微风划过,深蓝色的窗帘扬起,缝隙中,一张熟悉而苍白的面孔闪过,一如这几日脑中不时闪过的倩容,只是,多了一丝疲惫与倦色。心尖莫名一颤,我吆喝一声,急驰而去,阵阵清风顿时清走脑海中莫名的思绪。



让人很纠结,杨过到底对郭襄有没有心动过呢?

我认为没有,郭襄只是个小孩子,我不觉得成熟的杨大侠会对一个小孩产生爱情,要说年少时对郭芙有过心动倒是真的。